因为经常到山里去挖蕨菜吃

2017-11-10 00:44

在皖南,不管是黄山、宣城还是池州,人们提起山蕨菜、水蕨菜几乎没人不知道。大多数人都在童年中留有蕨菜的味道。今年65岁的徐昌珍在黄山祁门长大,她说,对于蕨菜致癌的说法并不太懂,但是一辈子对蕨菜的情感是真真切切。不管是三年困难时期还是现在的好日子,蕨菜都是她饭桌上的常客。

蕨菜对于皖南地区来说也不仅仅是一种食材这么简单,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成为了一种象征。徐昌珍说,他在合肥也有不少亲戚,每次到这来都会带一些蕨菜,就像红茶一样。她定期也会寄给他们一些诸如梅干菜、竹笋等山珍野菜,寄托亲情。

不少野菜本身有中药性,虽然我自己生产野菜,也建议大家要适量吃,不宜吃太多。陆元朝举例,竹笋、水芹菜就是寒性的,体质偏寒的就不宜吃。但是蕨菜属于温性野菜,相比之下算是比较适合大多数人的。

鲜蕨菜回家用热水焯熟,可以直接拌菜,也可以腌制起来当小菜。晒干后储存更便利,干蕨菜烧肉也是知名的徽菜。徐昌珍还记得蕨根粉的做法:把蕨菜根摆在自家院子里的青石板上,用棒槌敲打,将汁液加工成蕨根粉。蕨根粉和山芋粉的样子、味道都差不多,做成圆子非常可口。

徐昌珍在5岁左右随父母从宣城迁到了黄山市祁门县。到祁门后没几年,赶上了三年困难时期。很多人都吃不饱,加上家里都是有很多孩子的,一年也吃不了几次米饭。但是相比于其他地区,家乡的饥饿程度要好得多,因为经常到山里去挖蕨菜吃。蕨菜根还可以做成蕨根粉,代替主食。

即使不在极端困难时期,蕨菜也是祁门人餐桌上的常客。清明节以后,大人带着小孩上山采各种菜,几十年都是那样。山上蕨菜最多,很好挖,所以吃得也是最多的。

至于蕨菜含有致癌物质,徐昌珍说自己不是太懂,但是她认为皖南人吃了一辈子野菜,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大问题。这个既然专家说了就有一定道理,但是传统的经验也不能说是错的。她还特意和身边的人交流了这个问题,但是很多人特别是老人倒不以为意。嚼着蕨菜、喝着红茶的生活依旧继续。(稿件来源:中安在线)

陆元朝还说,当地流传一种说法,那就是蕨菜之所以叫做龙爪菜,是因为当年乾隆皇帝好这一口。所以说不管是皇帝还是普通百姓,蕨菜都是吃了几千年的东西,如果真的不适宜食用,恐怕也不会吃到现在。陆元朝对蕨菜加工产业并不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