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明纯表示

2017-11-09 07:07

采访中,专家认为,政府应该最大限度地发挥优势医疗资源的作用,进一步完善公共卫生服务网络,提升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能力,尤其要在新建大型小区及流动人口密集的地方设置医疗网点,更好地满足群众就近看病、看得起病、看得好病的需求,从而有力挤压黑诊所的行医空间。同时,卫生、工商、公安等各部门要建立联动机制,强化联合执法,确保案件移交顺畅,一定要加强出租屋管理,使黑诊所无立足之地;加大执法力度,使非法行医者无利可图。 (来源:安徽日报)

隐蔽性强、取证难、执行难,是打击非法行医工作中的几道拦路虎。

伴随着城镇化的发展,人口流动增大,城市外来人口不断增多,群众医疗需求也不断增加。一些距大医院较远、社区医院未充分覆盖的城乡结合部,以及人口密集的城中村等区域,成为黑诊所滋生的土壤。 外来务工人员、没有参加医保的城乡居民、诊所周边小区居民等,是黑诊所的几类主要服务对象。 据合肥市卫生监督所医疗机构与传染病监督科负责人盛明纯介绍,在已发生的非法行医案件中,受害人大多为外来流动人员,就医的便宜和方便,是他们选择到黑诊所就医的主要原因。

非法行医隐蔽性、反复性大,我们的监督力量非常紧张,而且手段很有限。 黄涛言语无奈。由于黑诊所往往专挑下班时间避风作案,卫生监督人员也不得不常常放弃中午和晚上休息时间,错峰出击。 但常常是监督人员刚一出现,他们就已接到通风报信,大门一关全跑了。

居民住宅小区套房内,一边开着超市,一边办着诊所,设施简陋杂乱、卫生状况堪忧。几日前,就是在这样的就诊环境中,30多岁的王女士在接受输液治疗仅半小时后便昏迷不醒,经抢救无效死亡。致死人的这个黑诊所虽被查封,但就在同一小区,类似的小诊所仍有好几家。

执法中发现,还有一些无证行医者利用药房、保健品店等合法外表掩护非法行医之实,甚至有的人还暴力抗法,因此很难取到完整的有效证据,致使大多数案件都难以执行,同时又耗费了监督人员的大量时间和精力。

根据刑法规定,被卫生行政部门行政处罚两次以后,再次非法行医的,可移交公安机关立案追诉。但在执行中,非法行医案件必须要有看病现场证据方可移交给公安部门。 在长期的严打高压形势下,如今黑诊所经营者早已形成了一套反打击办法,如收入从不记账,诊疗现场不摆放药品器械,甚至接诊和输液等治疗的场所也是分居两处,很难抓个现行。 黄涛坦言。

流动人口自我保护意识较弱、健康知识匮乏,再加上图方便、图便宜的心理,让黑诊所有了可乘之机。据介绍,黑诊所一般有无行医资格、医疗设施简陋、卫生条件差三个典型特征,由于行医人员素质差且诊疗技术参差不齐,大多没有合法行医资质,药品来源及质量安全难以保证,所以存在极大医疗安全隐患。啥证都没有,啥病都敢看。这些人的主要手段就是骗,而且一般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一出事就跑,患者权益难以保障,医疗维权风险很大。 盛明纯表示。

黑诊所的违法行为越来越隐蔽,除了传统的城中村、城乡结合部、偏远乡镇等,他们还不断地向中心城区渗透,藏身于居民楼群中。由于大多没有明显标记,如果不是群众举报,仅靠我们监督人员的巡查,根本发现不了。包河区卫生监督所医疗机构与传染病监督科负责人黄涛说。为了逃避打击,很多黑诊所专门利用执法人员中午或晚上下班休息的时间才开展非法行医活动,有的甚至还在外面安排眼线,执法人员还没到现场,消息便已被通风报信给当事人。

各级卫生监督机构力量薄弱是打击非法行医不力的一个因素。以合肥市经开区卫生监督所为例,辖区面积达250平方公里,卫生监督人员仅有6人,除1名窗口工作人员和1名驾驶员外,剩下的4人要负责辖区1000家公共场所单位和50家生活饮用水单位的发证许可和日常监督,约60家有证医疗机构的日常监督管理,以及整个经开区范围内非法行医的查处取缔工作。

离正规医院远,厂里考勤严,请假看病要扣钱,有个头疼脑热都是到附近小诊所,不耽误上班又省钱。 一般小病二三十元钱就能搞定。如果去大医院,那需要好几百元,我们哪能付得起! 在瑶海区一服装厂打工的吴翠与爱人来合肥已5年,为了给正在阜南老家读书的两个孩子多攒点钱,看病都是到附近的私人诊所。

完善公共卫生服务网络,在流动人口密集地区设置医疗网点,强化各部门联合执法

此外,卫生行政部门对于黑诊所的处罚措施目前也仅限于查扣药品器械和行政处罚。在执行中,不但能查扣的现场药品数量有限,而且多数就医患者考虑到个人隐私或与违法者达成赔偿协议等原因,往往还会拒绝作证。由于很难证实违法者的违法所得,一般仅能依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相关规定,处以违法经营者1万元以下罚款。 患者维权意识不强,违法成本又不高,很难对经营者形成震慑力。许多非法行医者都是屡罚屡犯,打而不绝。 据黄涛介绍,即使移交给公安机关的非法行医案件,经营者大多也只被判处半年以上一年以下刑期,许多人出来后还是继续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