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充分地激发平台活力

2018-01-09 12:44

贾薇认为,上述管理模式可以有效减少互联网平台的行政成本,更充分地激发平台活力。她举例称, “现在微信已成中国互联网经济的标杆产品,日登录用户量5.7亿。但如果微信用户需要到腾讯公司现场注册,还要参加类似于比如互联网考试,考试成绩达到80分以上。那我相信微信再发展十年二十年,都不可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

但他也坦言,公共政策的制定必须要注重利益平衡,既不能为了保护传统出租车业态而轻易把创新之火“掐灭”,也不能一踩刹车让旧业态“熄火”。怎样从中找到平衡,这考量着政府智慧。

深圳市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所所长谢志岿认为,互联网专车最大的好处就在于实现了共享经济,能更大限度地发挥既有交通潜力,给社会提供出行便利,提升社会车辆的服务水准、优化安全管理。他表示,专车管理政策只有允许兼职,才能最大限度发挥车辆的效能,否则和出租车一样,都是专职化,容易陷入同质竞争,也是对共享经济的扼杀。“能够增加最大多数人群的福利,就是我们公共政策的目的。我们花那么多钱,修路,搞那么多公交,就是为了增进我们交通的福利。本来互联网就能够给我们带来这个福利,为什么我们要扼杀它呢?”

滴滴出行华南区政府事务经理贾薇表示,根据平台统计,滴滴75%的司机每天接单数不超过4单,属兼职性质,作为社会化力量补充,帮助解决了打车难问题,如果要求网约专车车辆变更为营运性质、兼职司机需考出租车从业资格证,可能使大部分兼职司机和车辆退出,让百姓重新面临打车难的问题,希望政策可为兼职司机和车辆保留发展空间。

深圳市政协委员、深职院交通运输研究中心主任王雪则在出席深圳市交委举行的座谈会时公开表示,征求意见稿本意是顺应民意,赋予专车合法的身份地位。目前各网络平台上接入的大部分都是从事兼职业务的私家车,一旦定性为运营车辆,8年强制报废,许多车辆就会退出。这相当于变相扼杀这个行业。她认为,由于兼职和全职在运营行为上存在显著差别,应该对两者加以区分,突破8年强制报废限制,可以考虑实行按里程及年限的公式类核算报废。更简单的方法可以考虑以年检结果决定报废期限。

在前期一年多的运营时间中,滴滴已经摸索出一套比较有效的方法,让出行更安全、高效。比如,在车辆的安全司机的准入门槛方面,滴滴已经通过互联网技术手段,实现了对车辆和司机全程跟踪监管,并且已经率先引进了乘客对司机的投诉机制。还与保险公司探索和设立了针对专车的创新产品。建议对专车的管理,能够采用政府管平台、平台管专车的模式进行。“我们恳请管理人员能将权力下放给专车平台,我们共同制定准入门槛和标准,发挥市场配置的能力,同时放开价格控制,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差异化的需求。”